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嵌入式系統 > 編輯觀點 > 被軟銀拖累的ARM,敢問路在何方

被軟銀拖累的ARM,敢問路在何方

作者:李健時間:2020-07-19來源:EEPW收藏

和安謀中國的奪權鬧劇似乎還沒有完全停息,關于的另一條流言甚囂塵上,據說因為財務壓力將會讓重新上市或者選擇部分甚至整體出售。這就讓很多“小朋友”對這家幾乎每年決定著幾百億顆處理芯片的公司未來心里產生很多的問號。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303263.tw/article/202007/415799.htm

本來以業務來說,雖然受到RISC-V這樣的開源架構的挑戰,在服務器端也始終沒有特別明顯搶占x86市場的跡象,但在固有領域的統治力和IP授權的營收來看,ARM的業務營收依然表現出色,成長穩健。但是受到其他方面投資的失敗拖累下,ARM成為最可靠的現金牛和最可能回血的籌碼。特別是7月初傳出ARM可能大幅提升授權費的流言,不管這是真是假,近20年來幾乎從未漲價的ARM核(不管是當初定低了現在不好抬價,還是為了走量先搶市場),這次竟然動起漲價的心思來收割自己的忠實大客戶們,誰都猜得出財務狀況良好的ARM明顯是為“生計”所迫不得不出此下策。

就算不考慮RISC-V這樣的開源內核,就算ARM在手機SoC上的地位不可撼動,但在MCU甚至服務器領域如果ARM大幅漲價的話,很有可能影響未來整個行業的進程,畢竟現在最低到幾十美分的32位MCU一個核漲個十幾美分那就是翻天覆地的變動了,而對于動輒幾十個內核的服務器市場,幾美元的IP成本增幅必然給本就旨在以定制化和低價高能效沖擊市場的生態伙伴們在信心方面以沉重的打擊。據傳ARM正在剝離兩大物聯網(IoT)服務業務(IoT平臺和Treasure Data)板塊,轉移到母公司軟銀成立的新實體,很明顯就是在為下一步行動做準備,畢竟這兩塊業務對沖擊高市值或者抬升公司估值似乎拖了后腿,另外這兩部分業務跟軟銀的運營商服務主體似乎結合的更為緊密,未來對母公司更有價值。

很諷刺的是,之前在ARM和安謀中國之間的鬧劇中眾說紛紜的各種猜測理由和所謂ARM及軟銀的官方聲明,現在看起來都如同圍繞一個“利”字的強詞奪理罷了,ARM的目的不是為了解雇某個人,而是希望重新拿回對自己只控制49%股權的安謀中國的控制權或者是盡可能減少安謀中國獨立性,以繼續沖高ARM公司的估值或者未來的股價。否則如果不明確安謀中國的實際控制權并明確相關的附屬權益,未來上市或找人接手,估值都可能造成不利的影響,而這是軟銀和ARM現在需要極力去消除的問題。

1595143194875707.jpg

那么ARM未來的出路又有多少呢?恐怕這不是軟銀和ARM能夠完全控制的選擇了。

首先,最直接的就是ARM重新上市。在2016年7月,日本軟銀集團以320億美元現金收購了ARM公司,并由此讓ARM退市。2018年軟銀股東大會上,軟銀曾承諾在五年內,即2023年進行IPO。不過由于近期軟銀投資失敗虧損嚴重,加上最近美國股市科技股的瘋狂飆升,蘋果微軟先后創出不可思議的1.6萬億的市值。ARM如果上市是否也能就此賺他一大筆呢?我們可以看看ARM退市前的財報情況,軟銀收購時ARM市值大概220億,收購溢價大約為43%,當時ARM營收大約為16億,凈利潤率約為40%左右?,F在ARM的年營收并沒有增長太多,軟銀財報表示約為19億美元(未剝離兩個業務部門前的收入),考慮凈利潤率不變的情況下,ARM現在上市的市值加上最近的美股普遍升值的“buff”可能最高也就在240億左右。如果軟銀留下30%的股份保持控股權,那么實際的募資大概只能由有150億-160億(除去上市開銷后),這么看上市固然能短期回血不少,但未來看似乎軟銀從ARM拿到的收入會大幅下跌。所有這些都是考慮在ARM對安謀中國的絕對控制權前提下,畢竟中國市場的營收很大一部分從安謀中國獲得。而現在看如果上市前不明確安謀中國的控制權,那么ARM上市股價估值的損失可能會五倍甚至十倍于當年出售安謀中國股權回血的那8個億美元。

第二條路就是出售或者部分出售,其中部分出售就是引入戰略投資,但以軟銀現在的投資眼光和近期的投資操作,戰略投資方肯定也會非常謹慎,特別是ARM和安謀中國之間的鬧劇,讓未來更多戰略投資方會更加提防合作中自己的角色和話語權。而整體出售要比引入戰略投資要更加簡單直接,但是一個不小的問題是,當年軟銀花了320億買ARM,現在又有多少人會愿意出比這個更高的價格拿ARM呢?當然,收下ARM這五年里每年大概有7億美元的凈利潤,加上引入其他投資方和其他分拆,軟銀大概已經收回其中的40-50億,但為了彌補現有的虧空,軟銀心理價位依然會在400億左右。這個價格,恐怕能負擔得起的買家不多,畢竟單純按當年給軟銀算的賬,收購ARM的投入要80-100年才能收回,但對不同買家來說,ARM的意義可能不止是簡單的靠買IP核收錢。

那么ARM潛在的買家有誰呢?首先,中資或者中資背景的團體機會不大,畢竟對ARM來說,中資拿下固然意義重大,但對整個ARM生意額以及半導體產業鏈會產生巨大影響,美國第一個就會干預。所以不需要考慮這方面的收購可能,否則五年前ARM就可能已經賣給中資了。

在此之外,比較可能或者說有實力拿下ARM的重點是私募資金或投資公司,這部分拿下ARM之后不會影響其業務,但缺乏整合增值的機會,買ARM很可能還是為了下一次倒賣。另外就是行業內的頂尖企業,比如現在很多人猜測的三星,蘋果之類。但是ARM自身業務的特殊性讓ARM的買家范圍也有明確的要求。最重要的是,單純的芯片公司機會很小,因為如果芯片公司出手,比如高通,那么ARM的業務公平性將會受到比較大的質疑,這就會影響未來授權業務的開展,軟銀不會賤賣,買家收ARM也是為了賺錢,業務受影響投資就明顯不值了,現在的ARM影響生態規模太大了,不是當年的MIPS想私有化就私有化,真要私有化ARM,可能賠付給客戶的補償金會是個天文數字。所以跟芯片特別是處理器業務有關的企業都會遇到這方面的困擾,影響收購交易的意愿。當初軟銀就是一個中立的身份才讓很多人對ARM的未來毫不擔心?,F在如果蘋果和三星這樣的公司收購ARM,或者是如外媒所說蘋果聯合私募團體收購ARM,那么未來很多客戶都會對ARM的技術授權公平性產生懷疑,特別是智能手機方面的客戶群體,比如高通和聯發科技等。而更重要的是,雖然ARM早期算是源于蘋果,但現在的蘋果是一家私有化ARM意愿很強烈的企業,真要這樣收購,ARM很多客戶可能會產生嚴重的不安。當然這兩家比較明確的一點是,有足夠的資本去吃下400億左右的ARM,并且拿下來之后可能產生更大的價值。站在芯片領域,另一家可能拿下ARM的公司是Broadcom,不做收購就不會運轉的這家公司有足夠的動力去推動大交易的誕生,并且關鍵是Broadcom現在需要ARM核去開拓一直布局的服務器生態,又不會影響MCU和手機SoC這兩大核心業務,雖然都是芯片公司,但產生的業界不安似乎比蘋果三星還小一點。除此之外,英特爾和NVIDIA似乎也有實力去做交易,但似乎沒什么理由傾囊而出去搞定ARM。

在半導體圈,EDA公司和代工廠似乎也有理由收下ARM,畢竟都是產業鏈一部分也都是服務型部門,所以從公平性上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EDA企業都買不起,而唯一能支付這筆費用的TSMC又是保守的過分,沒什么意愿去促成交易,有這三四百億不如好好去鞏固工藝的領先性?;旧习雽w圈能收購下ARM的也就四五家了,但感覺除了三星蘋果都不會出手。另三家潛在的收購科技企業是現在市值高企的微軟、谷歌和亞馬遜,這幾家錢是有的,收購之后也能保持ARM相對中立的授權模式,雖然微軟谷歌都是操作系統企業,但并不影響其他的客戶選擇ARM的信心,還能實現業務整合帶來的增值機遇。特別是谷歌和ARM的聯合,似乎能激發出更大的商業價值組合。不過這三家網絡和軟件企業有多大意愿去收購ARM,就看疫情期間各自的心思了。

不管ARM這件事的結果如何,厘清安謀中國的責權利都將是其中不可忽視的X因素,在這段軟銀處置ARM的過程中,甚至可能會出現更多讓人吃驚的荒誕之舉也未可知。唯一讓人唏噓的是,當初被軟銀收購之后不管是孫正義的激情澎湃,還是ARM內部對未來的美好憧憬,都被投資公司逐利的現實本質淹沒了,現在剩下的只有等待被榨干最后一滴價值的ARM惶恐的守候著自己新的主人,以及在這筆巨額交易未來進行過程中還將會出現的更多的一地雞毛。

企盼ARM不受控的未來能夠盡早確定,畢竟對整個產業來說,ARM生態引領的是一個近千億規模的半導體市場,以及萬億規模的電子信息產業大版圖。



關鍵詞: 軟銀 ARM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河北快3一定牛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