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手機與無線通信 > 市場分析 > 印度運營商自研5G,能走多遠?

印度運營商自研5G,能走多遠?

作者:時間:2020-08-10來源:參考消息收藏

  4年前,首富穆凱什·安巴尼通過其信實工業旗下的吉奧平臺公司(Jio Platforms Ltd.,簡稱Jio),顛覆了的通信市場格局,如今,這個故事有了續集。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303263.tw/article/202008/416883.htm

  在近日召開的信實工業公司股東大會上,董事長穆凱什·安巴尼表示,信實工業旗下的吉奧平臺設計和研發了一套完整的系統,一旦頻譜可用就可以開展測試。

  這一次,吉奧平臺想擺脫的是對傳統電信設備商巨頭的技術依賴,希望借助讓自己在半年之內變身為一個設備的供應商,并向全球其他進行技術出口。

  作為最大的無線,吉奧平臺的5G故事會有一個怎樣的結局?

▲穆凱什·安巴尼稱Jio Platforms已經研發出“完整的5G解決方案”。(Jio官方直播截圖)

▲穆凱什·安巴尼稱Jio Platforms已經研發出“完整的5G解決方案”。(Jio官方直播截圖)

  吉奧平臺的5G野心

  信實工業公司以前也玩過這種游戲。2016年9月,吉奧平臺宣布斥資320億美元建設的4G網絡已經部署完畢,4個月內用戶上網和通話全部免費。憑借這近乎瘋狂的策略,僅用了170天,吉奧平臺就發展了1億客戶。

  在進行4G網絡建設的同時,吉奧平臺以自建或者收購的方式,經營著十幾個移動互聯網業務。通過自建網絡和免費政策獲取的4G客戶,成為吉奧平臺移動互聯網業務快速發展的重要推動力。

  一系列策略組合大獲成功,吉奧平臺成立3年即成為印度最大的無線。然而這一次,吉奧平臺又盯上了電信設備商的蛋糕。

  在以往的產業升級中,電信設備商主導技術標準的制定,進行設備的研發和生產;電信運營商采購電信設備商的產品,通過網絡的建設和集成,向社會提供通信能力。電信設備商和電信運營商分工協作,共享技術升級帶來的產業紅利。

  但隨著云計算技術的發展與普及,通信技術(CT)與信息技術(IT)相互滲透與融合,通信網絡信息化成為趨勢。

  在5G的技術標準中,無線部分引入云計算和開源技術的話題不斷被提及;核心網更直接,已基于云計算的理念進行了全面變革;而邊緣計算等更是IT廠商們擅長的領域。這些技術調整讓通信設備的研發門檻大幅降低,傳統電信設備商在技術領域筑起的“城墻”不再牢不可破。

  5G開放性的技術體系、分布式的架構設計,以及系統模塊之間高度的標準化,都提高了5G相關設備之間的可替換性。雖然電信設備商可以“端到端”提供5G的所有設備,但基于通信技術標準,不能拒絕與其他的產品和設備進行對接,所以無論是電信運營商還是IT企業,都可以照著國際通信技術標準,自己做一些設備接入5G網絡里。

  此外,5G是面向企業客戶的,傳統的技術驅動模式和產品化思維只能解決共性問題,很難支持復雜性高、專業化強、個性化強的企業解決方案。發展5G,需要自后向前的技術驅動,更需要從前向后的需求驅動。電信運營商比電信設備商離客戶更近些,不僅能捕捉最終客戶的個性化需求,更能相對快速地根據客戶的使用情況和反饋調整解決方案。

  圍繞5G,會有更多的角色參與其中,企業客戶所需要的解決方案需要多要素組合來解決。電信網絡在安全、可靠、穩定性等方面有較高的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傳統的電信設備商更傾向于穩健、保守的發展策略;而新進入者的創新意識強,沒有包袱,姿態更靈活,對客戶需求和機會點的響應更積極、更高效,更適合在試錯中不斷前行。

  所以說,5G孕育著前所未有的大變局,產業發展和技術演進帶來的新機會,加大了產業重新洗牌的可能性。正是看到了這種可能性,短短幾個月內,信實工業的計劃就得到了包括谷歌、英特爾、高通、臉書在內的眾多巨頭的投資。如果能在資金支持的基礎上,再獲得這些互聯網和高科技企業技術方面的支持,那么吉奧平臺這支打著IT旗號卻活躍在通信領域的新軍,做出一部分滿足印度自身需求的5G產品,并非難事。

  5G難在輸出

  然而,電信運營商自研的5G技術,未必能成為產品,更難輸出到其他國家。

  一款飛行器能成功起飛固然可喜可賀,但要達到可用的標準,就需要具備安全降落的能力。再要投入商用,就更不能只憑一次成功的起降,而是必須經受住成百上千次的考驗,在發生各種情況時都能確保萬無一失。

  通信設備的產品化也類似,不僅要具備基本的通信功能、符合技術標準,還要滿足穩定性、兼容性、安全性等多種要求。換句話說,制造出能滿足5G技術要求的產品不難,但要成為通信領域的技術輸出者,為其他運營商提供5G產品,沒那么容易。

  比如穩定性的要求。電信設備要求具備7×24小時不間斷運行的能力,組網設計時還要考慮各種出現極端情況的應急預案,因此產品中大量的設計和代碼開發都是為了達成設備穩定性、健壯性等指標。這些都需要長時間的經驗和案例積累,傳統的電信設備商在這方面優勢明顯。

  再如兼容性的問題。雖說技術標準是全球統一的,但各國對電信運營商的管理模式不同、頻率分配方案不同,即便同一個國家的運營商,也可能會在技術標準方面有不一樣的要求。通過同一個平臺滿足不同的要求,這是通信技術提供商必須具備的能力。前段時間諾基亞公司在中國移動的5G招標中出局,就是因為其產品未能滿足中國移動的技術要求。

  除技術因素外,電信設備商進行國際化拓展,還必須建設全球化的營銷和服務體系,這與電信運營商不一樣——電信運營商的國際化主要通過財務運作來實現,業務運營仍以屬地為主,國際漫游這樣的跨國業務聯動占比非常低。

  也就是說,吉奧平臺現在是從零開始設計和開發完整的5G解決方案,即便這些技術和方案在印度得到驗證,它作為供應商向全球其他電信運營商提供5G技術的目標,也是非常難實現的。

▲在印度南部的泰米爾納德邦馬杜賴附近村莊,一名參加馴牛節活動的男子使用手機殼上印有牛頭的手機。

▲在印度南部的泰米爾納德邦馬杜賴附近村莊,一名參加馴牛節活動的男子使用手機殼上印有牛頭的手機。

  國內運營商入局?

  吉奧平臺并不是第一個在5G領域挑戰電信設備商的電信運營商。此前,日本的電信運營商樂天移動也表示,要將自主研發與深度合作相結合,打造一張從核心網到無線接入、端到端的云原生(一般指云計算時代新的技術架構和新的工程方式等)移動通信網絡。而它面臨的問題也類似,即便在日本成功了,也很難輸出到其他國家。

  這里自然引出一個話題:吉奧平臺和樂天移動的套路是否適合中國的運營商呢?我們看到,中國的三大電信運營商都在積極推進5G自主研發,是不是也要加入到顛覆電信設備商的陣營呢?可能性并不大。

其一,在全球5G第一陣營的電信設備商中有華為和中興兩家中國公司,供給能力強,且往往會優先滿足國內電信運營商的需求,因此國內5G供給與需求的矛盾并沒有那么尖銳。

其二,中國的電信運營商發展5G時,都非常理性地強調生態建設,而且中國的IT產業鏈相對完整,來自客戶側的需求驅動由眾多從業人員和企業分擔,可以通過產業合作完成的事情,電信運營商沒有必要在不擅長的領域投入研發資源,因為創新的空間并不大。

  總之,中國的5G市場格局是由電信設備商、電信運營商、合作伙伴共同構成的完整產業生態,其中電信運營商的主要職責是完成網絡建設,做好資源對接,至于產品研發和面向客戶應用的研發,由更適合的中國企業去推進,遠比一窩蜂地無序競爭好。

  作者 | 寧宇(電信行業專家,曾任華為軟件首席戰略規劃專家)




關鍵詞: 印度 運營商 5G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河北快3一定牛买星